河上肇开设《资本论》研究讲座
2019-04-03 03:5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928年3月,漆琪生在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毕业,同年4月正式升入京都帝国大学经济学部,为大学本科学生,听日本经济学权威河上肇博士讲授政治经济学。学习中,他逐渐领会到,要理解马克思主义,就必须学习政治经济学,而要掌握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精髓就必须系统地深入地学习《资本论》。于是,他在阅读了一些《资本论》入门读物之后,便开始攻读《资本论》第一卷德文原版。初学时,困难重重,既要攻克外语关,更要努力理解文义,有时阅读终日,不过一二页。他一边刻苦钻研,一边虚心求教,用了半年时间才读完第一卷。接着,又继续读完了第二卷和第三卷。这期间,河上肇开设“《资本论》研究”讲座,给漆琪生很大的启示和帮助。

回沪后不久,继续他的研究、教学和撰文,到过一些地方,也到过一些大学。1936年5月,漆琪生经一位邓姓同学介绍,到广州中山大学,讲授经济史、循环经济和农业经济。1938年2月,任中山大学经济系主任,法学院代院长。他利用教学的便利,暗中给进步学生讲授《资本论》。1940年7月,他赴桂林,担任广西大学经济系主任,在教授农业经济和货币学时,继续暗中给进步学生讲授《资本论》。在桂林他居住了4年多,其间漆琪生与千家驹、周伯棣等几位朋友编辑《新工商》月刊,邀约许多民主人士发表进步言论。1944年9月,日寇进犯桂林,漆琪生携家属回到重庆。那年,恰逢他右眼患病失明,回老家后暂时休养。

1945年1月,当时复旦大学还在重庆北碚,复旦大学校长章益、法学院院长张志让、经济系主任樊弘皆是漆琪生故交,再三邀漆琪生到复旦任教。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复旦大学迁回上海江湾,漆琪生再次来到上海。

漆琪生,原名漆相衡。1904年11月16日(农历十月初十)生于原四川省江津县八镇乡红珊楼,现属重庆市江津区。祖父和父亲漆辉玉均务农,伯父则考中秀才,办学经商,积资置产。父辈析产时,他的父亲分得60多亩地,被划为地主。漆琪生5岁开始读书,起初在乡间半私塾式小学读书,到9岁才正式进入八镇乡完全小学,直到14岁才高小毕业,考入江津县立中学。江津县立中学是四年制初中高中合制的中学,入学以后,他埋头苦读,1923年秋,19岁的漆琪生在完成毕业考试的第二天,束装就道,随叔父到上海,转赴日本。次年3月他考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这是日本帝国大学预科学校,一年后转升到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本科。

第三次是在1963年11月中旬,漆琪生去北京参加社会科学全国学术讨论会,16日那天,正值他的生日,得到会议主办方通知,说有重要会议,午饭后集体去怀仁堂,接受毛主席的接见。他再度见到了毛主席。

建国初期,正值宣传爱国守法,学习《共同纲领》,漆琪生结合时事深入浅出地阐述国家过渡时期总路线,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必然性,多次演讲和报告,使工商界人士深受教育。1953年3月民主建国会上海市分会成立,漆琪生当选常委、副秘书长。公私合营后,他代表民建会积极筹办上海市工商界政治学校并担任该校教务长,帮助上海工商界人士认识社会发展规律,掌握自己命运,其间,做了大量工作。1956年5月民建上海市第一届委员会组成,漆琪生为常委、宣传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1958年12月民建上海市第二届委员会组成时,漆琪生仍然担任常委、宣传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民建上海市委1961年5月第三届、1965年3月第四届,漆琪生连任常委。1980年1月13日民建上海市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漆琪生当选第五届市委副主任委员。1984年4月再次当选第六届市委副主任委员。

第二次是在1957年整风运动时,7月7日,他接到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电话通知,嘱咐当夜七时去中苏友好大厦(今上海展览中心)会议厅。他赶至会议厅时,在门前听有操湖南嗓音的在高声说话,但他不敢相信是毛主席。进门后,又见大厅内有小圆桌五六桌,每桌五六人,都是文化知识界的共30余人。毛主席每桌巡回座谈片刻。当得知是漆琪生,含笑地问:“我看见过你的文章,你是否写过一篇《和平热乎,战争乎?》的文章?当时你害怕不害怕?”漆琪生回答,那篇文章是反对南京国民党政府假和谈的阴谋。毛主席点头微笑地又问:“什么时候开始学《资本论》?在课堂上怎样教法?同学是否都听懂了?”漆琪生一一作答。

1946年,漆琪生随复旦大学复员来到上海,当时白色恐怖,民建组织活动转入地下。到1949年5月民主建国会上海临时工作委员会组建,漆琪生为临工会委员,他和何萼梅负责宣传组工作,同时与施复亮等一起负责出版委员会。到1949年10月扩大临工会阶段,漆琪生为常务委员并任组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时任主任委员是陈巳生。同时,漆琪生兼任组织处处长。

建国后,1950年3月,漆琪生曾调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参事,5月任中央劳动部劳资争议司副司长2个月。1951年2月,他被华东高教部调往私立震旦大学任法学院院长和经济系主任。后来大专院校调整,1952年秋,他回到复旦大学。起初,漆琪生讲授的“经济学原理”课程,后正式改为《资本论》课程,他一直主讲此课。从1960年起,他还多次担任《资本论》研究生的导师,经常应邀到兰州、南京、杭州等地以及上海的一些高校讲授《资本论》。他为我国培养了许多《资本论》的教学和研究人才。上世纪80年代初召开的全国第一次《资本论》学术讨论会上,来自各地的200多名代表,竟有有20余名是他的学生。

漆琪生孜孜不倦地从事《资本论》的研究工作,写了一部近百万字的巨著《资本论大纲》。上世纪60年代写成此书的第一卷,原稿30余万字。可惜,这卷手稿在“文革”中被抄丢失。粉碎“四人帮”后,他重新奋笔编著《资本论大纲》,并且力求体现新时期的要求。

1931年1月他从日本回国,4月在上海受中国公学之聘,讲授农业经济学。他以《资本论》第三卷为基础,集中地详细讲解了土地问题,阐述马克思主义的地租理论,指明土地改革的必要。中国公学是他教授生涯的第一站。同年7月他受聘于暨南大学,暨南大学当时在南京,当时校长是郑洪年,介绍他入职的是孙寒冰,漆琪生教的是政治经济理论课程。1933年6月,还没有完全结束暨大的教职,中山文化教育馆得知漆琪生对土地问题有所研究,请他参加赣湘鄂皖四省农村调查团。他本身对于农村土地问题有兴趣,加上他研究已颇有心得,便参加其中。6月底,他从南京出发先到江西,后到湖南、湖北、安徽等地,调查了半年多,搜集很多土地改革与农村经济的资料,编撰成一个考察报告。

1925年4月,他接触到社会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问题,参加了日本学生所组织的社会科学研究会,对共产主义有所认识。次年冬,他参加东方共产主义青年同盟,与日本学生一道做各种地下活动,并在冈山组织中国留学生的社会科学研究会。1927年9月,他在冈山留学生举行的一次示威游行中被拘,后由学校保释。

《资本论大纲》一书颇具特色,有不少独到之处。例如,他不同意把“商品二重性”和“商品二因素”混为一谈,认为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指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后者是指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价值。他竭力反对所谓“《资本论》第二卷没有详述剩余价值的问题”的说法,他以货币资本循环为例,详细分析了在资本循环中包含着剩余价值的问题。在分析《资本论》第三卷时,他特地指出,除了应重视马克思的利润和地租理论外,还应重视马克思的利息理论。他三卷本的《资本论大纲》,在他去世后的第3年,才完全出齐。

颇令漆琪生引以为豪的是,他曾3次见到毛主席。1978年12月《复旦校刊》第10期,漆琪生曾撰文回忆他3次受到毛主席接见的经过。1950年5月,漆琪生刚去北京中央劳动部工作,某天忽然接到中央统战部通知,应邀列席怀仁堂旁听党中央对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关于土地改革政策的报告。大会开始时,毛主席莅临,全场热烈鼓掌,他异常兴奋地极力鼓掌,他坐在会场左侧第五排中央,距毛主席很近。这是他第一次幸福地清晰地看到毛主席。

解放前,在大学的讲台上,是不能公开讲授马克思主义的。但是,漆琪生利用不同方法,在不同场合,坚持不懈地传播《资本论》的基本原理。

1945年,漆琪生在重庆时,黄炎培、胡厥文、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等发起组织团结工商界人士的民主建国会,推动工商界人士投入反对国民党统治的民主运动。当时漆琪生是复旦大学教授,他与施复亮相熟,施复亮邀请他参加几次集会,1945年12月25日民主建国会举行第一次会议,他参加会议,成为民主建国会发起人之一,被推为民建第一届理事。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le123.cn天下彩天空彩票同行,天下彩wap网址,天下彩免费综合资料一版权所有